首页 > 共享员工:传统企业与电商企业的互救运动正文

共享员工:传统企业与电商企业的互救运动

2020-02-21 相关聚合阅读:电商 企业 员工 传统 运动

原标题:共享员工:传统企业与电商企业的互救运动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波及文化产业诸多领域:演出停摆、影院关闭、旅游订单取消、节事活动叫停,这些现象背后是产业上下游企业痛感传递。这次疫情不仅是医学界的大考,对所有文化企业来说也是一次劫难。疫情下的文化产业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困难?具体情况又是如何呢?关注公众号“文化产业新闻”,回复“文化产业”,了解更多详情。

一场疫情飓风袭过,将餐饮、文旅、零售等这些高度依赖于面对面服务行业的新春开门红卷没了。2019年春节7天假期内,全国零售和餐饮业销售额约10050亿元,受疫情影响,估算餐饮零售业2020年同期损失5000亿元。

共享员工作为共享经济下的一个新概念被提出并率先应用于生鲜电商中

自2月3日,知名生鲜电商盒马联合云海肴、西贝等餐饮品牌达成“共享员工”的合作后,陆续有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进来。

盒马之后,越来越多平台加入共享员工计划自救,解决用工荒难题:京东7FRESH发布了“人才共享”计划、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推出“蓝海”就业共享平台……

共享员工的背后,是一种新的用工模式还是老调重弹?其中又是否存在发展的内在问题?接下来,文化产业新闻与您一同探析。

共克时艰的共享员工

疫情下有人欢喜有人忧。春节期间,京东到家全平台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0%;每日优鲜的交易额实现3-4倍的增长,客单价也提升了30元左右,达到120多元;叮咚买菜除夕后的春节7天假期订单量超过400万单。

生鲜电商可谓是疫情下最大的赢家。2019年对生鲜电商来说,是极其难熬的一年,先是美团小象生鲜在三个月内关闭了无锡、常州的5家门店,再是盒马因“经营策略调整”首次关店,随后的妙生活、呆萝卜、吉及鲜、我厨等生鲜电商平台相继关店、融资失败、暂停服务。可以说,2019年是生鲜电商从高速发展到步入平静期的分界线。

这次疫情也使生鲜电商挥散去过去一年的阴霾,2020年除夕到初七的时间段里,生鲜果蔬业小程序的交易笔数增长149%,社区电商的交易笔数增长了322%。

线下餐饮面临寒冬,线上电商愁着用工,生鲜电商的一大痛点是物流运输难题,这也催生出共享员工的自救方案。

一方面,大门不出、全民防疫,线上需求急增。有网友提到:“每天买菜都是双十一的节奏,还买不到,人品爆发才能抢到肉和绿叶菜。”

定闹钟在线抢菜成了每天的日常活动,一日三餐,派送小哥、外卖小哥成了“衣食父母”。

另一方面是优势互补。偶然看到餐饮企业开始卖菜后,盒马临时起意“觉得是不是可以把那些员工借过来用一用”,一边的餐饮企业是老板发不出工资,员工又“闲得慌”,另一边的生鲜电商是订单暴增、人手奇缺,而共享员工即解决人手问题,又能让员工领到工资,何乐而不为?

这也不难看出,共享员工的实质是跨企业借调员工

共享员工与企业之间的雇佣合作关系并没有统一的规定,盒马选择与借调员工签订短期的用工协议,而苏宁物流根据侯选人自报的排班时间,以每天工作4小时为标准安排工作时间,客服人员则签订灵活用工协议,每月20日发放上月工资,购买商业保险。

而在疫情下筛选出共享员工的合适人选也有条件,餐饮企业向生鲜电商推荐适合上班的员工后,生鲜电商再根据员工具体情况,要求年龄在18岁以上,持有健康证并在14天内没有发热等症状的员工才能上lol电竞赛程岗。

同时,由于共享员工目前集中于物流领域,从事的主要都是分拣整理、运输派送、补货的工作。

那么,共享员工看起来百般好,是否能真正实现互惠互利呢?

三方共赢?

目前来说,共享员工存在最大的矛盾是法律问题。

如果餐饮企业与生鲜电商企业就员工借用或租用签订了《借调协议》等用人协议,那么餐饮企业与劳动者之间仍是劳动关系,劳动者与租用企业之间是劳务关系。在劳务关系下,“共享员工”模式属于跨行业借调用工的模式,即社保仍由原单位缴纳、工资由借用单位承担并由原单位负责发放。在休息休假方面也应当遵守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在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利的同时,应支付加班费。

与此同时,用工的风险也大大增加,共享员工的人身安全、感染风险、违纪员工处理等等的问题都不容忽视。

小编认为,三方共赢只有在共享员工、原企业和借调企业形成权责分明的关系、合理协商后才能够实现

再者,共享员工只是疫情倒逼的一种应急用工模式,无法长存。

原企业恐釜底抽薪

对于企业来说,员工是企业赖以生存发展的重要根基,疫情下实施共享员工的举措实属无奈之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增加了员工的流动性,一旦流动性过大,原企业的员工就很容易流失。

虽然于情于法,员工与原企业存在劳动关系,应听从原企业的安排处置,但通过员工共享,不免会出现员工跳槽的情况,此举有挖墙头之嫌。

共享员工分身乏术

实际上,共享员工并不是首次应用于行业中了,外包人员、劳务外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共享员工的实现形式。长此以往,员工不但没有获得更多的劳动收益,反倒被原公司多赚了人头费。

图片来源:TopDigital

除此之外,员工对原公司的归属感大幅降低,在心理上也难长期背负着“非正式员工”的称号,共享员工始终是“临时工”的存在。

图片来源:TopDigital

都说隔行如隔山,跨行业用工对用工方和员工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简单的装卸货物、整理派送可以通过员工替代完成,但是较复杂的如电脑装配一类技术活,短时间内职业转换较大,还是需要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从事。

结语

特殊情况特殊解决,共享员工作为疫情下一种新型用工方式,合理利用了有限的资源,也实现了传统企业与新型电商企业之间的有效互助,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在常规情况下很难长期存在下去,疫情过后,企业更应该思考面临危机时企业间的帮扶问题、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灵活用工来促进企业更好地生存。

部分资料来源:艾媒网、知乎、企业观察报、中国人权网

文化产业新闻:

创建于2013年4月,微信内创建最早、最有价值的文化产业资讯平台,在业内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报》曾 做专访,刊发题为《生产高品质内容,做专业自媒体平台——文化产业新闻:不做新闻的搬运工》的报道。发送最新行业动态和分析报道,链接政府、企业、学界的 信息中转站,文化产业相关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