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运动品牌疫情下重启,家用健身器商家感觉“像卖苹果手机”正文

运动品牌疫情下重启,家用健身器商家感觉“像卖苹果手机”

2020-07-04 相关聚合阅读:健身器 疫情 家用 苹果 商家 感觉 运动 品牌 手机

原标题:运动品牌疫情下重启,家用健身器商家感觉“像卖苹果手机”

ISPO Shanghai 2020展会现场。

“没想到还能有350家运动品牌在特殊时期聚在一起。”身处上海浦东的新国际展览中心,不少健身和户外运动行业的销售总监们都发出同样的感慨,“疫情对体育产业的影响不小,希望这次展会是个好的开始。”

总监们口中的“这次展会”,就是从7月3日到7月6日为期三天的ISPO Shanghai 2020——亚洲(夏季)运动用品与时尚展(下称:ISPO)。

由于疫情的影响,展会规模有所限制,只有来自1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余家展商的350多个运动品牌参与,但这已经是从疫情发生至今,国内第一个也是目前举办的最大一场多品类运动用品展览会。

“我们把主题定为‘restart’(重启),就是希望能够在中国市场开启新的活力。

户外装备业绩下滑超两成

“持平去年就是进步”

“三年前,我们从线上销售转到线下,就是因为传统电商在当时没有红利了。没想到,一场疫情我们又要回去借助网络。”

说出这番感慨的金海燕是福建探拓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而他们所经营的探拓户外则是这两年在国内快速成长的户外运动品牌,“我们主打的是‘范户外’的概念,希望吸引更多初级阶段的大众户外消费者去尝试和体验运动的魅力。”

按照金海燕的说法,当这家户外用品公司在2016年转型线下实体店的时候,他们的销售业绩翻了一番,“之后的每一年,保守地说,我们都有30%的复合增长。”

谁想到,一场疫情不仅给他们的产品销售带来冲击,更是迫使他们重新回到“线上”。

“跟去年同期相比,业绩下滑是肯定的,而且至少在20%。”金海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样的业绩下滑还是在他们的预期之中。确实,当澎湃新闻记者在展会现场询问多家户外品牌时,他们的业绩也基本上出现了三成左右的下滑

“疫情肯定是有负面影响,但对我们来说不是致命的。”金海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疫情最严重的一个多月,探拓户外的不少加盟店都被迫关闭,但是四月份以来,他们又在继续扩张门店。

“要想达到以前的业绩涨幅是不可能的,如果通过下半年努力,能把上半年损失的拉回来,那么持平上一年的业绩也是一种进步。”

事实上,在疫情逐渐向好的阶段,像探拓这样国内中型户外品牌还是在经历一个“付出”的过程——他们主动给加盟客户提供各种补贴,包括增加欠款额度;不仅如此,他们赞助的泰山国际登山比赛如今能否在9月如期举行,还是未知之数。

“我们未来三年的赞助费都付了,如果办不了,我们也只能就这样顺延一年了。”

在疫情期间,直播成了另一种品牌宣传的方式,不过,在金海燕看来,这种从“电商到播商”的转变,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业绩上的明显刺激,包括这场ISPO所提出的直播订货创意。

“对于我们这些品牌来说,直播订货没法真切地摸到或者感受产品质量,要通过直播订货还是比较难的。”

但金海燕对下半年的户外市场还是抱有期待,“我希望这三天能有800万的业绩,下半年应该会更好。”

家用健身器械销量暴增

“找到了卖苹果手机的感觉”

不同于疫情对户外用品行业的整体冲击,家用健身器械品牌在过去三个多月感受到了一种“不太真实”的业绩暴增。

“过去几个月最高峰的时候,一天可以卖掉10000台家用健身器材,平均一天也可以卖出3000台到4000台。”和澎湃新闻记者说起疫情期间的销售数据时,上海温嘉实业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邓笋哲颇为骄傲。

“今年的家用跑步机都卖出了当年苹果手机的感觉,买器材主要靠抢,有时候抢还抢不到。”

按照邓笋哲的销售数据统计,在疫情期间,“小乔”所有家用器材里价位在1000元到2000元左右的跑步机和动感单车是最受欢迎的产品,而且销量最多的除了一线大城市“北上广深”之外,还有运动大省山东和河南。

“我们其实不止是一个硬件设备公司,我们也算是一个互联网内容的生产公司。”邓笋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如今有20多位全职教练,主要负责研发、录制和在线直播健身训练课程,即便在疫情期间,这些全职教练也都还在忙碌工作着。

“其实我们还没有正式推广我们的APP,但是如今已经有20多万的下载量了,基本都是购买器材后下载的。”邓笋哲给出的这个数据,其实也多少反映了他们跑步机和动感单车的销量。

“疫情期间,同时在线上课的人数可以到3000-4000人,未来推广之后,数据会更好。”

当然,疫情也并不是对家用健身器械的品牌完全没有影响,毕竟,疫情曾经造成工厂停产数月,“产能”无法匹配“销量”是邓笋哲必须面对的问题。

“好在我们之前库存的器材比较多。现在我们的库存都基本清空了,而且工厂也复工了。

健身器械与健身房命运相连

“很多健身房至今未开”

或许,相比于大众运动装备和家庭健身器械而言,针对于健身房的专业健身器械品牌,在这场疫情中算是受到影响比较严重的产业链。

“疫情的影响有很多方面,而且器材的销售上也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然子是一家综合体能训练器材品牌的负责人,他们同时与上海的一家名叫Emperor CrossFit帝王综合健身馆有着密切的合作。

“疫情期间,健身房是不允许开门的,这个时候对我们整个健身行业来说都特别难。”

然子所面对的难处就是,原本他们和不少大型健身房或者小型健身工作室签下的器材订单,如今都难以对接。

“原本有很多健身房在今年有扩张的计划,但是因为疫情都停滞了,所以我们的销售也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对接。”

虽然国内不少健身房已重新开门营业,甚至像乐刻健身这样的互联网健身品牌在过去几个月还展现出“逆势而上”的势头,但健身行业在整体上经受的冲击依旧不小。

“我知道的很多健身房在一月底停业,然后到三月底才开起来,整个过程中,其实房租减免的幅度很小,差不多在九五折左右,他们还是承受了不小的损失。”然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之前所联系的一些在吉林和哈尔滨的健身房,“到现在都还没有开门。”

与其他健身品牌一样,然子和他们合作的健身房也同样投入了“直播健身”的大潮之中,而在这场“为了生存”的转型之中,她也收获了一些惊喜。

“我们做了一些线上打卡的直播训练,刚开始只有十几二十个人来,但是慢慢的他们拉了越来越850游戏http://www.pk850.com多人进群。”如今,这个健身社群已经有接近100个人,而且当健身房开放之后,群里的不少人都走进了健身房。

“他们觉得这种线上和线下的互动,会让健身社群的概念更紧密。”

当然,然子所在的健身房想要恢复到疫情前的状况,还比较难,“会员还是少了不少,但是下半年应该会有回升。”

事实上,在这场展会上,大部分的户外运动与健身行业的从业者们都经历了“灰暗”的几个月,但是他们都对运动产业在下半年甚至更远的未来充满期待,正如ISPO今年所设定的主题——“重启”。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